菏泽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不详物第七章故人相见恨晚

2020/01/25 来源:菏泽信息港

导读

不详物 第七章 故人相见恨晚如果梦境成真,那么活波可爱的妹妹就要被雷电劈死。牧如枫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多看几眼牧如雪,而后来到镜子前,

不详物 第七章 故人相见恨晚

如果梦境成真,那么活波可爱的妹妹就要被雷电劈死。牧如枫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多看几眼牧如雪,而后来到镜子前,想要切除眉间这颗朱砂志。

牧如枫费了一番力道,也没有将眉间那颗朱砂志切除,不是因为太疼,而是任何利器都切不动。

这下他急眼了,不得不向医院求助。他来到医院,医生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是无计可施,根本不能将它彻底清除。

牧如枫实在没有办法,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医院,一路上,他低着头颅,根本无心走路。

他来到一家茶社旁,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呼喊他的名字。下意识转身一看,原来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那人健步向他走来,生龙活虎,很有精神,个子高高的,长得非常俊秀,一身牛仔裤加t桖搭配,显得格外有神。

“枫哥,好久不见,十分想念。”那人喊到,来到牧如枫身旁,一把将牧如枫相拥在怀里,然后紧紧的握手。

“鑫哥,多年不见,神采依旧飞扬。”牧如枫拍着他的肩膀,老泪纵横。

那人名叫朱鑫,是牧如枫儿时的玩伴,两人自牧如枫家被大火吞噬时,就在以没有见过面,而今十几年过去了,在相见,没有多余的话,只有四道泪痕,诉説着曾经的情谊。

两位青年人,都不到二十岁,站在大街拐角处,又是拥抱,又是握手,就像是多年不见的亲兄弟,一见泪千行。

儿时天真无邪,没有丝毫邪念,纯真的友谊不含任何瑕疵,曾经一起办个家家,玩过同一个布娃娃,吃过同一碗饭,喝过同一杯水,而今相见,没有任何言语能诉説着他们的思恋。

也许有那么几个字可以一诉衷肠,故人相见恨晚。可是,又怎么能表达出他们内心的感情呢?

两人十几年不相见,如今再见,就有説不完的话语,他们来到茶社,切了一壶好茶,一边品茶,一边诉説着十多年来经历。

他们从昔日一起捉迷藏説起,説到同时暗恋隔壁邻居家的xiǎo女儿,惹得隔壁阿婆天天来找父母的麻烦。

又説道两人分离后,各自的喜怒哀乐,所有经历过的大是大非。

二人似乎感觉不尽性,又diǎn了一首歌谣,那是他们儿时最喜欢唱的童歌。一边听曲,一边跟着哼唱起来。

马儿郎,为何马儿不吃草?原来是草儿太茂盛,马儿舍不得品尝。马儿郎,为何儿郎不摘花,原来是花儿开得太美,儿郎舍不得糟蹋。儿郎,儿郎,你心太善良,儿郎,儿郎,马儿在不吃草,草儿就要枯萎,儿郎,儿郎,花儿太美,只为你绽放。……

两人一边合着哼唱,一边挥绣沫泪行,泪水侵透了衣袖,衣袖却不知泪水冷热衷肠。

他们如痴如醉,忘记了诸多忧愁与困惑,将一切烦恼抛在脑后,不加丝毫掩饰与装diǎn,只为开心这一刻。

他们唱了许久,才起身离开这家茶社,他们互相搀扶着,像是喝醉了酒,旁人对他们指指diǎndiǎn,説他们不知礼仪。其实路人怎么知道?醉人的不是茶,而是内心深处的那一缕情谊。

倘若是别人,早已忘却了昔日的友人,淡漠了那不可磨灭的友谊,可是他们却不会,因为他们一起曾经同干苦共患难,是真正的好兄弟。

想当初,他们也是一起火里水里走过来的兄弟,还记得有一次,牧如枫被人群殴,是朱鑫将他救了下来。还有一次,班里搞什么爬山活动,朱鑫因为失足从悬崖上掉了下去,是牧如枫拼死救了他。

因此两人之间的友谊,是谁的取代不了的,也是不可磨灭的。

牧如枫将朱鑫带到自己的家里,牧如雪将牧如枫的情况告诉了他,朱鑫一怒之下,斥责牧如枫不够仗义,有困难都不告知他。

“好xiǎo子,有困难都不告知为弟。”

牧如枫看着朱鑫这么在乎自己,伸手拍着朱鑫的肩膀道:“好兄弟,不是为兄不愿意告诉你,而是为兄不知道从何説起。”

“哦?到底怎么回事?快快説来。”朱鑫学着牧如枫的口气,神色非常着急。

牧如枫将自己的状况仔仔细细的跟朱鑫説了一便,朱鑫听得胆战心惊,不知道如何是好。

牧如枫郑重其事道:“鑫哥,明天你就跟妹妹一起离开,我感觉有大事情要发生了。”

朱鑫严肃的回绝了牧如枫:“枫哥有难,为弟怎么可以离去,要走让妹妹便是,我是不会离开的。”

“你们留下来帮不了我,反而会拖我的后退。”牧如枫解释道。

“到底是什么事情?”朱鑫继续追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告诉我,大难来临。”牧如枫道。

“怎么会这样?”朱鑫担心无比,神色更加难堪起来。

“鑫哥,你听我説,我只有这么一个妹妹,我不希望他有事。我命中注定是一个不详人,天生克跟我有一切关系的人。我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如果我侥幸能够度过,就会来找你们,如果我不幸死去,你要帮我好好照顾妹妹。另外,不能查我的死因,否则,你必引来无尽的灾难。”牧如枫严肃的説道,让朱鑫一时不知所措。

“我……我……”朱鑫支支吾吾,下不了决心执牧如枫生死于不顾。

牧如枫继续説道:“你现在就去找一个理由带妹妹离开,千万不要来给我过生日,为兄求你啦!”

“xiǎo弟答应表示。”朱鑫泪水早已打湿了眼眶,牧如枫也是,可是两人不能哭,只有把牙打碎了,往肚子里咽。

对于朱鑫来説,这件事情太过离奇了,儿时的伙伴才见面不到几个xiǎo时,却要因为那不知所云的东西分开,这未免也太荒唐了。

朱鑫实在不能接受,但是不得不按照牧如枫説的去做。为了兄弟,两肋插刀又何妨?

过了半个xiǎo时,两人收拾好情绪,走出牧如枫的房间,来到客厅,享受牧如雪亲手下厨做来的晚餐。

一张八人桌,坐着三个人,一顿饭,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很是香甜。

显然这是牧如枫跟朱鑫商量好的。

饭后,朱鑫按照计划,将牧如雪哄骗出去,而牧如枫,则倒在沙发上,做下一步打算。

新钢中心医院怎么样
郑州银屑病医院口碑
干细胞治疗电话
湛江什么医院治男科
温州最好的皮肤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