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当前位置:

警察与小偷故事新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菏泽信息港

导读

终于看到家了!我完全忘却了旅途的疲劳,不禁在心里欢呼起来。刚背着沉甸甸的行李走进村口,便听见孩子们的嬉笑声一阵阵地传进耳际,偶尔还能听到几声

终于看到家了!我完全忘却了旅途的疲劳,不禁在心里欢呼起来。刚背着沉甸甸的行李走进村口,便听见孩子们的嬉笑声一阵阵地传进耳际,偶尔还能听到几声鞭炮响;村口小溪里的天然矿泉水清澈透明,两位大妈在小溪边洗着被褥唠着家常。多么和谐的画面,多么亲切的故乡!看到此情此景,我感觉故乡的年味比自己打工的城市要浓郁得多!  “知道吗?唐家那小子不晓得犯了么子事,公安局的都来了两次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他爹娘可都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哪,他小时候也蛮老实的,怎么长大了出去没几年就学坏了呢。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李大妈,王大妈,辛苦了。”我微笑着同她们打招呼。  两位大妈微笑着抬起头来,见了我却突然僵住了笑容。好半天才机械地说:“哦,你回来了?回来过年啊!”随即又低下头匆匆摆弄起手里的被褥。  我觉得有点奇怪,她们平时可不是这么冷淡的呀。故乡民风淳朴,乡亲们都挺热情的,以往不管见到谁家出远门的游子归来,他们都像父母见到自己的儿女回家一样亲切。  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我爸妈同她们吵架了?不会啊,乡亲们平时都亲如一家人,很少争争吵吵呀;再说我爸妈老实巴交的,就是有人教他们吵架他们也学不会啊。  真是怪事儿,才一年不见,莫非这两位大妈也患上了“都市冷淡症”?不可能,她们整天在农村劳作,怎么会被城市污染呢?  我苦苦思索着。哦,对了,她们刚才不是说“唐家那小子”犯了什么事,连公安都上门找了两回吗?咱们这村子姓唐的只有几户人家,而且爹娘正好是出了名的老实人……  哎,难道她们说的就是我?可我一直在外面老老实实上班干活,没做过什么坏事呀。真是奇怪了。我一边思索,一边看着熟悉的风景,不知不觉就到了家门口。  “爹,娘。我回来了!”我兴冲冲地走进熟悉的家。母亲见到我,快步走过来把我拉到里屋,我发现她的脸上没有往昔慈母见到儿子那特有的欣喜和慈爱的笑容,却流露出一种令人捉摸不透的神情,这种神情有点像二十年前当我淘气做了坏事后她拿着棍棒追打我的样子。  “老实告诉我!你究竟在外面干了什么好事?”母亲咄咄逼人的目光直盯着我的眼睛,仿佛要拷问出我内心深处卑微的东西。  我在大脑记忆库里努力搜索着,确实找不到一点违法乱纪和违背道德良心的记录。便反问母亲,“娘,到底怎么啦?”  母亲急切地告诉我:前几天我跟你爹去市场赶集,下午回来后就听隔壁丁婶说有个公安在找你,那个公安也没说你到底犯了啥事;但大家都说你肯定在外面犯了大事,要不然公安不会找上门的。我跟你爹估摸着你应该不会做啥坏事,但你在外面这么多年,究竟有没有变坏我们心里也没底。后来没几天,我们正在吃饭,老远就看见一个公安骑着摩托从村口过来,我们赶紧关上大门藏了起来。那公安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还敲了门,吓得我们直哆嗦。好在他见到家里没人就走了。现在村里都议论开了,说你怎么样怎么样,有人还说见到你在外面干什么。咳,这些日子我们可真是提心吊胆呀!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李大妈和王大妈见到我从外面回来时满脸惊讶,还显出异常冷漠的神色。  这个小村子相对比较封闭,平时要是哪家母鸡下的蛋个儿大一点或者是下的蛋多一点都会传遍整个村子的,更别说公安上门找人这么大的事了。仔细想来咱这村子近些年也只有小二狗和醉三猫两人喝醉酒后打架弄得公安上门找过人,那次是小二狗拿菜刀削掉了醉三猫的两个手指头,村民把醉三猫送到镇上的医院抢救时医生报了警,然后公安就到村里抓了人。再后来小二狗坐了几天牢——其实应该是拘留,可大家一直认为那就是坐牢。从那以后,村里人一直瞧不起小二狗,可怜的小二狗现在已经四十好几了,可还是打着光棍呢。  我明白母亲的心思,站在她的角度考虑,她的担心其实很有道理。我正在思考着怎样回答才能让母亲不再为我担心,外面突然传来了摩托车的突突声,母亲像条件反射一般冲出去,我听到大门吱呀一声关上了。她气喘吁吁地跑回里屋:快,先躲起来,公安又来了!  我哭笑不得,警察在我眼中却远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可怕,要知道我们在城市生活哪天出门不会碰上警察呢?如果大街上没有巡逻的警察那才真正让人心慌呢。只可惜在这闭塞的村庄……  咳,想那么多干吗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再说我又没干过什么坏事,怕什么呢?躲起来缩头缩脑像个乌龟反而会让村民证实他们的错误判断,我必须出去看个究竟。想到这儿,我大踏步走出去开门。  “你……”母亲冲过来想阻止我,可我却已把大门打开。  “你好,请问这是唐宇升的家吗?”一个看来二十刚出头的警察笑容可掬地站在门口问我。  “我就是。请问找我有啥事?”我镇定自若。  “啊,大哥,终于找到你了!”他显得异常激动,这与执行公务的警察身份显然不大相符。而且一声“大哥”也多少让我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小警察兴奋地握住我的手:“大哥,还记得瘦猴精吗?你的老同学。我是他弟弟。”  哦,瘦猴精。想起来了,当年我们可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咳,只可惜近几年失去了联系。他是有个弟弟,不过前些年他还写信向我诉苦说他弟弟不思上进,在网吧里让一帮小混混带坏了。现在怎么做起警察来了,难道这警察是假的?他想借他哥哥的名义来骗我?我脑子里冒出一连串的问号,定定地看着他。  “大哥,不记得我哥了吗?他可是时常念着你呢。”他眼神中透过一丝失望,似乎很急切地想让我回忆起当年的好兄弟。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哦,我记得。他还好吗?现在怎样?”  “他还可以,这些年在上海打工,昨天刚回来。他很想看看你,要不我现在打电话叫他过来,你们好好聊聊,怎么样?”他激动地说。  “好啊好啊。几年不见,也不知这瘦猴儿胖了没有?”我哈哈一笑,忙把他迎进屋里。  渐渐地,我们越谈越投机。无意中我问起他是如何当上警察的。他脸上微微一红,认真地说当警察是他从小的理想。顿了一顿,他突然掏出一个旧钱包,从里面拿出一截有点发黄的信纸,轻轻地放在膝盖上摊平,然后用手反复抚平纸上的折痕。过了一会,他嗖的一下站起来,双脚并立,上身前倾,以战败者向胜利者递交投降书的奇怪姿势,双手恭恭敬敬地把那截信纸递给我:“大哥,请您看看这个。”  我笑着示意他坐下,心想这家伙比我还会开玩笑,也不知道他搞啥子鬼名堂。  我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小子,胆子够大的。连便衣警察的钱包也敢偷?现在给你两条路:,金盆洗手,重新做人!第二,继续你的勾当,我们欢迎你到牢房过年!  这分明是我的笔迹!想起来了,这是我几年前搞的一个恶作剧。  他小心翼翼地问:“大哥,这纸条是您写的吗?”  不错,这正是我的杰作。但是,这东西怎么落到了他的手里?难道偷钱包的小偷被他抓住了?不可能啊,这么多年了,别说钱包里面没钱,就是有钱也不可能定罪了。他给我看这个干什么呢。  他没有出声,却又以同样奇怪的姿势把一个旧钱包恭恭敬敬递给我。然后缓缓地向我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他从小就渴望当一名人民警察。为此,从小学到初中,他都刻苦学习,每次考试都是全班。但是,考上县重点高中后,由于高手云集,学习压力陡然增大,他失去了全班的位置,慢慢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正在迷惘中徘徊时,几个同学热情地邀他一起去网吧玩游戏。他在网络游戏中找到了暂时的精神寄托,得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也得到了战胜对手的满足。  没多久,他就把生活费全扔到网吧里了。再后来向人借钱上网,编造各种理由向家里要钱还债,但这些方法根本不可能解决他高额的上网费。由于迷恋网络,他没心思读书,逃课成了家常便饭,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他觉得自己被网络彻底征服了,他离不开网吧,他得想办法“赚钱”来上网。  几个“好哥们”见他陷入了经济困境,便带他到公交车和超市等人群密集的地方“见世面”,开始他很害怕,但经不起哥们拿着花花绿绿的票子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地诱惑。就这样,本来立志要当警察的他却当起了小偷。  正当他得心应手、胆子越来越大时,他在小镇的集市上偷到了这个钱包。钱包鼓鼓的,拿到手后感觉少有二三十张大额钞票!他兴奋不已,努力压制住狂跳的心脏,等他找个僻静的地方喜孜孜地打开钱包时,却发现里面全部都是用超市那些彩色的宣传单裁成的小纸片,更让他吃惊的是钱包里还有一张小字条——看完字条后,他开始害怕了,警察威严高大的身影老是在眼前挥之不去,他经常在睡梦中遇到警察,甚至有好几次半夜里突然大喊大叫。  他不敢再去偷东西扒钱包,也不敢再去泡网吧,因为只要一到外面溜达就老是觉得有公安在后面跟着。但奇怪的是只要一回到教室就会觉得甩掉了跟踪的公安,曾经令他厌恶的教室这时反倒成了避难的港湾,让他觉得很有安全感。  久而久之他竟然彻底戒掉了网瘾,并为自己曾经做过小偷而感到无比羞愧,他决心一定要当上警察,做一个让小偷害怕的好警察。  他拼命地学习,终于考上了梦寐以求的警校,今年刚毕业。凭他那优异的成绩,本来可以到县局甚至市局工作,但他却主动要求到偏僻的家乡小镇派出所来锻炼。  呵呵,想不到我当年的恶作剧竟然挽救了一只迷失方向的小羔羊。我拍了拍他宽阔的肩膀,好奇地问:“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个钱包是我的呢?”  他娓娓向我道出了原委:其实我要求到小镇派出所工作有两个目的,摆得上台面的理由自然是“响应国家号召,到基层锻炼,充实基层警察队伍”;而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在这里工作可以慢慢查找当年那个拯救我灵魂的好警察,我打心眼里感激他,想当面向他道谢。  我通过各种途径找到当年在派出所工作的几名警察的字迹,可细细一比较却发现这些字迹跟那封短信根本对不上号。看来这位前辈的业务水平比我要高明得多,我在心里感慨。  也许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吧,后来我无意中见到了你当年写给我哥哥的一封信,发现这信上的字迹竟然跟钱包里面那字条的笔迹一模一样。我欣喜若狂,原来苦苦寻找的人竟然是哥哥的好朋友!  为了慎重,我又试着把那字条拿给哥哥辨认,结果我哥一见到字条便说“这家伙怎么这么无聊,想冒充警察唬人啊?吃饱了撑着!”  在得到准确的答复后,我激动地向哥哥讲述了故事的前前后后,并央求哥哥一定要带我来见你。  可我哥却只知道你家的大概位置,具体地址他也不清楚,而且这几年又与你失去了联系,所以他无法做我的向导,哥还跟我开玩笑说“你是警察,查一下户口不就知道了?还怕找不到人啊。查到了告诉我一声啊,我也想找他!几年不见,也不知道这家伙现在过得怎么样。”  就这样,我真的通过查户口的方法找到了你家的地址,可惜前几天我来过两次你都没回来,伯父伯母又不在家。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站起身,拉着他的手,戏谑道:“呵呵,你这个警察一上我这平民百姓的门啊,就闹得满城风雨的,现在全村子的人都以为我干了啥子坏事,弄得公安三番五次来抓人呢。哈哈哈哈……”  “不好意思,我‘假公济私’,扰民了。”他爽朗地笑起来。  “现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你感到失望了吧?”我打趣道。  “不,不管怎样,你确实在事实上救了我一把。如果没有你这个善意的玩笑,我怎么可能当上警察呀!不过我有点弄不明白,你怎么会想起开这个玩笑呀?”他好奇地问。  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咳,那年我可真的被人偷了一次钱包。那也是我平生惟一一次真正被人偷了钱包,钱虽不多,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就想弄个恶作剧来吓唬吓唬小偷,没想到歪打正着竟然把你吓回了正道。嘿嘿……”  “可是,丢钱包并不是啥子大事呀,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偷了钱包呢。但我听你的口气好像对几年前那次丢钱包的事至今仍耿耿于怀。”他好象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嘻嘻一笑,把耳朵向我贴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可以向小弟透露一点‘内幕消息’吗?”  我扑哧一笑,然后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向他讲述了当年丢钱包的故事:那年春节,我兴冲冲地带着女友回家看望父母。当时下了火车已是晚上七点多钟,我们心急火燎地搭上开往市汽车站的1路公交车。由于是春运期间,车上人挺多,大部分都是与我们坐同一趟火车赶回家过年的打工仔。我们两个人拿着三大包行李,在人缝中连找个立足的地方都很困难。为了保护女友,我只有充分发挥个儿高的优势——用左手使劲抓住车上的扶手,腾出右手扶住女友,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在车子转弯时被晃得东倒西歪,也能让女友有点安全感。  我当时有几千块钱放在外套左边胸前的暗袋里,这样我在用左手抓住扶手的同时还可以用手臂压住装钱的衣袋。虽然人多车挤,但我能时刻触摸到自己身上贵重的东西却也感到很安全。你知道,车子在开动后司机会把车内的灯关掉,这样也是为了行车安全。可这样一来我就看不到自己放在右边裤袋里的钱包,钱包里只有一百多块零钱和一张羊城通卡,那是我们坐车用的。我当时觉得反正没有多少钱,所以也就不太在意那个钱包。  车子开出几站路后,陆续有些乘客下车,我们也能够站得舒服一点了。我甩了甩发麻的手臂,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放钱包的裤兜。钱包不见了!我倒吸一口凉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又换另一只手摸了一下,还是没有!我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记错了放钱包的位置,于是把全身上下的口袋都反反复复摸了好几遍。  我的反常举动自然引起了女友的注意,她关切地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知道无法隐瞒,只好无奈地告诉她钱包被人偷了!这可是我平生次被人偷钱包!虽然没有多少钱,但却被女友看到了我马大哈的表现,实在有点无地自容。我发誓一定要报仇,但小偷在暗处,很可能一偷到钱包就开溜了,我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找到他。思来想去,只有找他的同伙报这一箭之仇了。于是几天后就故意让人偷了一回,开了那个玩笑……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一阵优美动听的旋律从他的手机传出,他看了一下屏幕,微笑着说:“是我哥,我们去接他吧,他可能找不到你家呢。”  我俩相视大笑,携手走出门外,不知何时,外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乡亲。他们看到我和小警察拉着手笑意盎然地走出来,似乎明白了什么。乡亲们有的舒展了紧锁的眉头,有的却好像羞红了脸…… 共 559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济南红绘医院在线咨询
哈尔滨的男科医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