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当前位置:

苹果热在华退烧新品不再受追捧

2019/06/11 来源:菏泽信息港

导读

7月20日早上8点,北京三里屯Apple Store,穿着蓝色T恤苹果店工作人员几乎挤满了一层的柜台,保安、特警,架好了长枪短拍的媒体严阵以

7月20日早上8点,北京三里屯Apple Store,穿着蓝色T恤苹果店工作人员几乎挤满了一层的柜台,保安、特警,架好了长枪短拍的媒体严阵以待。但大家等来的,只有陆陆续续不到50个前来购买行货全新iPad的果粉,而昔日活跃在苹果店门前的黄牛党,这次却不见了踪影。

以往每次苹果产品发布,三里屯苹果店前的小广场可以聚集上千人,场面混乱,有关单位不得不出动上百名保安维持秩序。今年1月,行货iPhone 4S开卖当天,苹果店前的混乱场面从前一天夜里一直持续到开卖当天早上10点多,黄牛和苹果店员甚至发生了肢体冲突。几颗鸡蛋被砸碎在Apple Store标志性的玻璃墙壁上,一位黄牛拉住站在身边的外媒记者,谎称自己是从山东座火车赶来的果粉,质问苹果为什么不卖机器给他们。直到,苹果关店,警察清场,人群才慢慢散去。

7月20日早上10点半,中关村E世界 1031B柜台,极客数码的老板王志迪拨通了相熟的苹果代理商电话,询问今天有没有可能拿到行货“牛排”(“牛排”是大家给没有名字的新iPad取的外号),让他意外的是,对方不仅痛快的表示有货,还给出了一个他有点不敢相信的报价——3480元,要比官方网站便宜200块。

“iPad 2时代可不是这个样子,要知道,在iPad2因为新品发布降价之前,就连先供货的苹果官网都经常断货,代理商就算有货,批发价格也从未低于过3400,“牛排”真没iPad2火了!”王志迪一边摇头一边说。市场价格越透明,经销商的利润就越低,“牛排”不热对于中关村很多以贩卖苹果产品为主要收入来源的经销商来说可不是好事。

为什么没人排队了?

三里屯门前的长队为什么消失?有人说这是苹果为了防止黄牛窜货而采用的网上预约+到店购买的方式起到了明显的效果。也有人说是因为行货比水货晚了4个多月,想买的都已经买到了。但事实并不这么简单,从4S发布到全新iPad,苹果产品热已经开始退烧了。

中关村台iPhone 4卖了12000元,台“牛排”只卖5000多!睿风电讯是北京规模较大的水货手机经销商,通过人肉快递的方式,他们能在iPhone和iPad在美国上市的第二天就把它们摆在中关村的柜台上,而台到货的机器往往可以卖出天价。

“但从iPhone 4到“牛排”,台的成交价掉了7000多!”睿风电讯的老板张量皱着眉头说:“我们店里台iPhone 4卖了12000元,当时是被媒体买去做评测,台4S应该卖了9000多块,iPad2也不错,台卖了8000多,但台“牛排”只卖到5000多,一点都不像苹果的新品。”

降到成本价,iPhone 4用了一年,新iPad只用了3个月!

一般的数码产品售价从上市开始会一路走低,而苹果产品由于太过火爆,价格会坚挺很久,逢年过节甚至还要涨价。iPhone 4的涨价就曾让极客数码的王志迪印象深刻。“涨价夸张的一回是iPhone 4上市半年之后,正好赶上年底送礼的高峰期,港版6100块拿货,行货6700拿货,卖7000多都有人买,苹果官方标价才4999元啊!”

iPhone 4 2010年6月发布,到第二年4月份中关村的行水货报价才基本稳定下来,水货报价和香港苹果店售价基本一致;iPhone 4S达到同样的水平只用了半年时间。而iPad 2跌到同样的水平用了7,8个月,“牛排”3月发布,6月份16GB WIFI版的水货就降到3200多,价格3个月就见底了。

海外黄“牛排”队辛苦费从120美元降到30美元

不仅仅在中国,在纽约、旧金山、悉尼、香港,这些曾经出现过中国黄牛大军的城市,The new iPad今年3月16号发布的那天,苹果店门前的生意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好。明显的信号是,帮黄牛排队的辛苦费从120美元降到了30美元!

Z哥是我在纽约报道4S首卖时候认识的温州同胞,iPhone 4S在美国开卖的时候,他和几个老乡在第五大道苹果店前来帮黄牛排队赚辛苦费,每买到一台4S,黄牛现场加80美元收货。“看,那个就是收货的大哥”Z哥指着队伍中一个中年华人对我说。“排队买了iPhone就卖给他。”

但新的iPad让Z哥有点失望 :“苹果出了么多东西对不对?从我开始知道苹果排对可以赚钱到现在,黄牛出价从来没有这么低过,以前黄牛都是加80-100美元收货,这次才给30块。iPhone 4的时候天是加120美元收,第二天涨到160块,过了两个星期一下跳到180块,iPad 2开卖当天黄牛出开价60-80块,第二天货不多了,一下涨到120块!新iPad只给加30块!”

“牛排开卖的时候,福建大哥没出现,加价30块收货的那几个黄牛听说压得货蛮多,卖不出去。”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澳大利亚,网友Fox在The new iPad开卖的时候也在悉尼的苹果店排队,但他发现:“因为好多零售点还有运营商都抢在当天凌晨开卖,我见有很多记者都是在苹果店门口架着摄像机,然后跑旁边零售店买个“牛排”,然后一边报道一边等苹果店开门。”而在澳洲,帮黄牛排队的辛苦费是50澳元。

黄牛都转型了!

从iPhone 4在华开卖开始,三里屯和西单的苹果店门前渐渐多了一群人,他们有的靠倒卖苹果手机赚钱,有的帮刚买苹果的用户贴膜、剪卡和越狱。黄牛们脖子上带着金链子,手里提着苹果的白色塑料袋,徘徊在苹果店周围,骚扰进出苹果店的客户。iPhone 4缺货的时候,他们在门口加价叫卖,iPhone 4到货的时候,他们敢在零售价的基础上加200元现金收货。

为了抢到更多的苹果手机,黄牛们甚至用上了黑客软件,可以在苹果官网每次到货的短时间内购买大量的产品,然后再加价卖给中关村、方庄的渠道商,虽然大部分普通经销商都没有直接找黄牛拿过货,但在苹果产品供不应求的时候,黄牛手里的囤货数量是相当可观的。

但今年开始,黄牛数量锐减,以至于在行货“牛排”上市的时候,我们去现场报道的编辑等了半天都没看到黄牛的身影。一名和黄牛接触较多的代理商说:“很多黄牛都转型了,有的去手二手iPhone,利用苹果相对宽松保修政策骗点小钱,有的则回去继续倒卖火车票和演唱会门票。他们这些人,哪有钱赚往哪跑,现在倒腾苹果不挣钱了。”

是我们期望太高 还是苹果不给力?

从外形没有丝毫改变的iPhone 4S发布开始,就有人质疑苹果的创造力遭遇瓶颈,同样的事情发生在The new iPad身上。媒体对苹果新品的预测越来越准确,没有了惊喜的苹果发布会,让果粉们忍不住开始怀念苹果的前任CEO。

在乔布斯去世的时候,有人断言苹果将逐渐沦为一家平庸的公司,当然也有人对此不屑一顾。我们无法预测未来,但我们能够想像得到,如果今年下半年,Tim Cook从口袋里掏出来的,还是一个似曾相识的3.5英寸手机的话,那么三里屯苹果店门口的队伍迟早会消失。

PS:截止本文发稿时为止,苹果官网的iPad依然可以预定,在线商城和中关村渠道货源充足。在作者手机上收到的5条垃圾短信中两条和新iPad有关,分别是浦发银行和国美库巴推销他们手里的全新iPad。

行货全新iPad开卖首日三里屯Apple Store

行货iPad2开卖首日三里屯Apple Store

广东专科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盘锦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岳阳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