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当前位置:

八一朱老六脱贫记小说家园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菏泽信息港

导读

一  早上的太阳像大红桔子似的从东边冉冉升起,到了中午突然躲进密布的乌云间不见了。乌云下面是一片荒芜的山野,山野上长满了绿油油的野草和五彩缤

一  早上的太阳像大红桔子似的从东边冉冉升起,到了中午突然躲进密布的乌云间不见了。乌云下面是一片荒芜的山野,山野上长满了绿油油的野草和五彩缤纷的野花,在习习的春风吹佛下,发散出一阵阵芬芳的气息。  刚被朱老六牵着鼻子到山坡边的老黄牛,一闻到野草的味道,使劲地往前拽,差点把朱老六拽翻一个跟头。  朱老六只好把手里的绳子甩开,让牛自由自在地山坡上的野草。  可这头老黄牛一点都不安分,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哼哧哼哧地在山坡上跑来跑去。  “哎,天气不好,人也不好,牛也不争气,这日子何时是个头啊!”朱老六看着来回跑动的老黄牛叹气。  朱老六这几天的心情超级不好,因为前几天他跟媳妇荷花大吵了一架。  本来吵架对朱老六和荷花两口子来说是家常便饭,吵了又好,好了又吵,哪天不吵才不正常呢。可是那天这架,他和荷花可以说是吵头到头了——荷花离家出走了。  这架是怎么吵起来的呢?说来话长。  那天早上,朱老六起床裤子都还没有穿好,就听到隔壁的刘老四来敲门:“朱老六,起床没有啊,我们去城里看戏去?”  “什么戏啊,春耕农忙季节的,有什么戏好看呢?”  “听说是省里下来县上搞文化下基层活动,有你喜欢听的唢呐演奏专场呢。”“哦,是吗,我跟媳妇说一下。”  哪知朱老六一跟荷花说了,荷花当场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大农忙天的,你还有闲心去看戏啊?你也不看看你自家,饭都吃不起,也配看那玩意儿!”  听到荷花的叫骂声,站在门口的刘老四只好静悄悄地走开了。  朱老六喜欢看戏,尤其是有吹唢呐的戏他喜欢观看,再说他很喜欢吹唢呐,而且吹得余音袅袅,他身上也随时携带一把锃光瓦亮的小唢呐呢。所以在朱家村,人们一说到朱老六,都这样评价道,这个朱老六要才没有才,要相没有相,幸好他会吹唢呐,不然媳妇都讨不上。  的确,朱老六个子一米五不到,麻花脸,人又黑又瘦,所以他年轻的时候,有人帮他说媒,女方一听到朱老六的名字,头就摇得像波浪鼓,有的甚至怒骂帮朱老六牵线搭桥的人,说她们狗眼看人低。  那朱老六是怎么把荷花弄到手的呢?荷花是朱老六的大哥朱老大设“计”骗来的。  那时朱老六三十岁,荷花二十五岁。荷花家住蛮石村,蛮石村跟朱家村有三十四里远,但是两个村的村民都经常去同属一个乡——马黑乡的街上赶集。  那时中老年人们赶集是为了买卖,从家里带出玉米、洞籽、油茶、黑木耳、草药等农产品去集上卖,然后买些油、盐、味精、肥皂、牙膏等生活用品回来;而年轻人们赶集则是为了“浪哨”(唱歌传情)。那时在马黑乡,年轻人外出打工还没有形成潮流,所以到马黑乡集上赶集的年轻人很多。  朱老大设的“计”是这样的,利用年轻姑娘去集上“浪哨”的机会,让家里那长得高大英俊潇洒的老幺朱老八把姑娘约到集边的偏僻小路上“浪哨”,然后事先埋伏在路边的朱老大和朱老二他们就上前把姑娘按倒在地,然后用胶布封起嘴巴,用绳子捆着身体,几个像押犯人一样悄悄从人迹罕至的小路上押送到家里。  然而这个计谋在实施过程中出现一些困难。因为马黑乡的很多姑娘们自保意识都很强,一听朱老八约去偏僻的小路上,都断然拒绝。因为姑娘们知道,青年男女“浪哨”是有规矩的,“浪哨”的地方必须是房前屋后、大路边或者是街头广场上,总之要在其他人容易看得见的地方。  所以当朱老八提出到偏僻的小路上“浪哨”时,很多姑娘就怀疑他动机不纯,进而没有接受他的请求。  可是长得矮胖矮胖、讲话有点结巴的荷花,看到英俊潇洒的朱老八要约她“浪哨”时,却高兴得忘乎所以,满口答应朱老八到小路边上“浪哨”,哪知“浪哨”歌还没有唱一首,就被伏击在路边的朱家几兄弟捆绑起来了。  荷花当时想,朱老八人长得那么高大帅气,要娶我做老婆,说一声就是了,用得着捆绑这种方法吗?  可是荷花被带到了朱家后,事件却出乎她的意料。    二  荷花被朱家几兄弟把身上的绳子以及蒙眼和封嘴巴的布扯开后,就把她关在一间小房子里。  到晚上,吃晚饭时,突然有一个脸上长满麻子的矮小男人给荷花送饭。  荷花看见那男人,相貌有点像朱老八,猜想是朱老八的哥哥,就对男人说:“哥,朱老八呢?”  哪知男人说:“我是朱老六,我不是哥,我是先生。”  荷花说:“你是教书的先生吗?”  朱老六说:“不,不,我是你先生。”  荷花说:“那朱老八呢?”  朱老六说他:“不是你先生,他是我弟,他只是帮我把你娶回家而已。”  荷花当场气得要晕过去,呼天喊地的大哭大吼起来。哭喊完后,荷花想夺门而出,但是门已经被朱家人锁起了。  所幸,朱老六不是那种霸王硬上弓的人,他每到饭点都准时带着饭菜过来给荷花吃,他看着荷花对自己没有感觉,所以不敢心怀不谋,只是默默地坐在在荷花旁边,像一尊肃静的雕塑。  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了一个多星期,眼看荷花真的没有心思跟自己过,朱老六在心里对自己自个儿说,哎,还是算了,把荷花送回去吧。  然而朱老六把这个想法跟朱老大说后,朱老大却大发雷霆:“我们辛辛苦苦地帮你弄来了一个老婆,你说送回去就送回去了,你当我们是傻瓜吗?”  朱老六说:“我知道你们对我好,但是我想了想,强扭的瓜不甜,再说这种事是违法的,要是被公安的知道是要被抓坐牢的。”  朱老大说:“你说的这些我不知道吗?但是你不会撒泡尿看看自个儿,我们不这样做你会成家吗?看来我们是帮瞎子点灯,白折腾了。”  朱老大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朱老六思来想去还是确定把荷花放出去,并做好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朱老六趁着家里其他人都到地里干活的空儿,偷偷把荷花给放出去了。可让朱老六想不到的是,刚刚把荷花送出去没有几公里,荷花突然不走了。  荷花说我:“从蛮石村出来一个多星期了,再回到家里,别人见了怎么说,再说我们蛮石村人把名誉看得比人的命还重要,所以我想……”  朱老六说:“你想什么样我都支持你。”  荷花说:“有个条件,只要你做到,我就留下来。”  朱老六听了这句话后,高兴得要跳起来,急忙说:“什么条件?只要你肯留下来,我做什么都愿意。”  荷花说:“这么多天来,虽然我被你家人看守着,把我跟你同关在一屋,但你自始至终没有动我一根毫毛,所以我觉得你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这样吧,你先找几个媒人,然后带上礼品去我家光明正大的说媒,如果我家人同意了,我也无话可说了。”  朱老六家有八姊妹,五个儿子,三个女儿,女儿全嫁人了。朱老六的父母死得早,长哥为父,长嫂为母,所以朱老六家里的一切都听从朱老大的。  当朱老六把荷花的意思转达给朱老大时,朱老大刚开始觉得不可思议,后来又怀疑荷花耍计谋,就对朱老六说:“到时她家人看到你这种怂样,不答应你,你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再说,我们这又是抓人又是关人的,到时人家一咬口,我们这不是伸脖子套绞索吗?”  朱老六说:“经过这么多天与荷花相处,我还是相信荷花的。”  朱老大说:“不管怎么说,我是不冒这个险的。”  朱老大不支持,朱老六只好自作主张。偷偷找了两个媒人跟着自己,把荷花送到蛮石村。  哪知刚要把荷花送出门,突然荷花娘家的人来了,一大帮人,有拿木棒的有拿砍刀的,一来就嘟嘟囔囔,说把人交出来,要不就砍人了。  所幸,媒人中有一个叫朱大海的,他是朱家村的村干部,见过大场面的。朱大海不慌不忙走出来对荷花的娘家人说:“人真的在我们朱家这里,但是年轻人自由恋爱(朱大海不知道荷花来朱家的来龙去脉),现在国家都提倡婚姻自由,既然他们自由组合在一起,我们尊重他们不是?”  一群人刚开始叽里呱啦,突然听了朱大海讲到国家政策、婚姻自由什么的,就懵了。因为蛮石村在马黑乡算是偏僻落后的村,那时政府工作难做也是蛮石村,村民没有文化,一遇到事情就想用武力解决,不知道走法律渠道。  可是蛮石村民虽然很野蛮,但是对国家对政府却是很敬畏的,因为他们知道这些法那些法什么的不能碰,一碰就倒霉。  朱大海虽然是村里的一个小会计,但是讲起话来头头是道,他先从国家的婚姻政策来谈,然后又从邻里和谐共建等方面来谈,谈到后面终于把荷花的娘家人谈安静了,谈妥协了,同意不追求朱家兄弟的账,但得把人带走。  朱老大心里万分不同意,但在那么多人面前,他还是妥协了,他说:“你们带回去的话,以后……”  朱老大的意思是荷花带回去后,如果出什么事,那么不关他们的事了,但话还没有说完,朱老大就被朱大海用眼睛瞪了一下,把他的话打断了。然后朱大海插话道:“既然是自由恋爱,我们是很尊重你们后家人的,你们先把人带回去商量好,我们这边会找个日子去说媒。”  就这样眼看要出的大事,在媒人朱大海的周旋下摆平了。    三  荷花被她家人带回家后,荷花的大哥狗剩先让荷花跪着,然后问她为什么一声不吭地跟别人跑了。  于是荷花一五一十地跟狗剩说了。狗剩听后非常生气,说:“那天在朱家,你为什么不把这事说出来?”  荷花说:“虽然朱家人对我又抓又关的,但是他们没有对我怎么样?”  狗剩说:“朱家人把你关了一个多星期,还没有把你怎么样,你真的傻子啊,被别人骑到头上了还帮别人说话。”  荷花没有接话,“呜呜”地低声抽泣着。  狗剩骂了荷花一句混蛋后,又说:“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抢亲这种事,真的太无法无天了,不行我要去朱家算账。”  狗剩说完拎起一把菜刀就要出门,所幸他的怒吼声被邻居们听到,邻居们纷纷出来劝他,说:“狗剩,你不要冲动,有事慢慢商量嘛。”  狗剩在大家一个多小时的劝导下,才平静下来。有一个很有威信的族人建议狗剩召集家族的人坐在一起议一议这事。  狗剩觉得有道理,就召家族的人开会,通过家族会讨论,大家认为,荷花虽然去了朱家那么多天,虽然没发生什么事,但是名誉丢了,再说朱老六虽然个子矮小一点,但心地还不错,所以只要荷花认了大家都没有意见。  而荷花在家族会上,当场表态愿意嫁给朱老六。就这样,朱老六和荷花这门亲事就定下了。  结婚后,像千千万万的农家男人一样,朱老六的人生也步入一个新的阶段,结婚,生子,分家,养家糊口,没几年就把朱老六操劳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问题是朱老六一天这样忙忙碌碌,生活过得什么样呢?  听荷花有一次骂跟朱老八的话就知道了,荷花骂道:“雷劈的朱老八,把我骗给你六哥,这辈子真的倒大霉了,朱老六要才没才,要钱没钱,我这辈子跟他,是图的是啥呢?”  虽然荷花这么说,但是说到底,荷花的娘家也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比朱老六家还贫穷,所以当初荷花同意嫁给朱老六时,觉得朱老六家虽然也穷,但至少可以天天吃上大米饭,而她娘家则天天吃的包谷饭,甚至有时包谷饭还短缺呢。  所以荷花跟朱老六结婚后,抓农活抓得很紧,每天天不亮就叫唤朱老六起床跟着她到田地里干活。在村人眼里,荷花和朱老六早出晚归,拼起命地干活,按说他们日子应该过得很红火,但其实不然。  因为朱老六家人多地少,朱老六分家后才分得几亩田地,再说那时农产品价格很低,所以不管朱老六和荷花如何的拼命,但经济收入只是刚好达到解决温饱的程度。  当然作为家里的强人,荷花也带领朱老六尝试走很多致富的道路,但都走不通。  生大女儿朱兰兰的那一年,荷花看到村会计朱大海种植新品种西瓜致富后,心里也痒痒的,也想来年种一种新品种西瓜。  所以第二年,荷花就带着朱老六一起把家里的几亩田地全种西瓜了。然而那一年,全朱家村甚至隔壁的村庄都种有这种新品种西瓜,而且这年风调雨顺,家家的西瓜大丰收,导致西瓜在市场上供大于求,所以西瓜的价钱下跌了,甚至到没有人收购了,很多又大又圆的西瓜直接烂在田里。  这一年,荷花家不但没有一点收入,还损失了上万元的种子、薄膜、肥料等种西瓜的本钱。  所以朱老六就损了荷花一句:“你看看,你看看,我早就说了,跟在别人屁股跑是没有出息的,你就不听。”  荷花反讽了一句:“嗯,全村就你朱老六厉害,就你朱老六聪明,可是你那么聪明,怎么还那么穷呢,甚至连老婆差点讨不上呢?”  这句话戳到了朱老六的痛处,朱老六头上青筋暴突,又回击了一句:“乌鸦笑猪黑,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厉害你你怎么也……”  朱老六本来想说,你怎么也只能嫁给我的,但是朱老六意识到这话不妥,急忙把话头掐断。 共 14452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和继发性早泄的区别是什么
昆明癫痫研究院哪好
昆明市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荷花19

下一页:无解四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