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当前位置:

梦入电影世界第四十章拳手的劳动改造

2020/01/29 来源:菏泽信息港

导读

梦入电影世界 第四十章 拳手的劳动改造隔天清晨,天才微微亮起,监狱上空突然响起一阵阵刺耳的电铃声,犯人们该起床了。狱警们也都出动,

梦入电影世界 第四十章 拳手的劳动改造

隔天清晨,天才微微亮起,监狱上空突然响起一阵阵刺耳的电铃声,犯人们该起床了。

狱警们也都出动,一个个敲击着牢房的铁门,口中呼喝着,在这样噪音中,睡得再死的人也得起来了。

好像所有地方的狱警都会这一招,也不知道从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传统。

格斗士们被带了出来,一个个戴上了手铐脚镣,带出了监牢。

此时库斯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们,他不顾格斗士们惊讶的神情,这里是他的地盘,他的监狱,他说道:“你们有人会考虑怎么训练,那么我告诉你们,每人每天有一小时的训练时间,但是在此之前,我希望你们多呼吸新鲜空气,进行一般运动训练。”

格斗士们不明所以,不明白所谓的一般运动训练是什么,但是还是默默的接受了主办人的安排。在狱警的指挥之下,他们被两两的用铁链锁在了一起,带上了一辆卡车。

最让他们奇怪的是,其他犯人跟他们是一样的安排,难道其他普通犯人也有呼吸新鲜空气的安排吗?这福利就有点太好了吧,在场的都是坐牢许久的老油条了,所以心中更是奇怪。

叶陌早就知道接下来的遭遇,不过他可不会主动说出来,他现在在观察着与自己被锁链连接在一起的“同伴”。

由于多了一个叶陌,而荃涅斯并没有被安排与他们一起,于是刚好在场八个格斗士被两两分成了四组,不过这只是随机分配,这一次跟叶陌一起的,正是那个朝鲜选手。叶陌记得他叫杰瑞?兰姆,话说这个朝鲜人还挺时髦的,还有英文名呢。

此时这位兰姆先生正一脸不屑的瞟着叶陌,仿佛觉跟叶陌被凑在一起多丢脸似的,叶陌见他实在称不上友好,也就懒得跟他说话了,本来难得碰上一个同样黄种人,还想打一下交道呢。

卡车行驶着,四周的环境越来越荒凉,甚至到了最后,直接就来打了一片山谷之间的采石场!

此时采石场里已经聚集了大量劳动的犯人,而山谷四周的高点,则有少量武装狱警在做着巡逻。

在狱警的拉扯下,格斗士们被赶下了卡车,走的稍慢的,就会被狱警推推搡搡,格斗士们看着眼前的景象,哪里还不知道,所谓的一般运动训练,就是要他们在采石场做苦力了。

于是,格斗士们就被安排着拿起了重锤,叮叮当当的敲起了石头。

实际上,体力劳动跟练拳的那种锻炼是绝对不能等同的,因为重复的重体力劳动尤其从事单一工种的,往往需要特定有限肌肉群的极限使用,时间长了,就会形成在局部运动部位形成代谢物的堆积,最后甚至有可能造成肌肉损伤和脊柱变形。

而且,练拳的过程中除了身体的训练之外,精神的训练更为重要,练拳一半练的是力量筋骨,一半练的是大脑对身体各部分的神经控制和协调性,并且要形成对于特定拳术动作的本能记忆,这是与体力劳动特别是单一工种的重体力劳动相矛盾的。

除非像少林寺传说中那样,设计特定的劳动项目,把武术融入到劳动动作之中,甚至讲究劳动时候的吐纳功夫配合,这样的劳动才能真正有利于练拳。

像现在格斗士们这样的“一般运动训练”,可以说除了会让拳手们筋疲力尽之外,没有任何的好处。

时间才过去没多久,拳手们在烈日炎炎之下敲了一会石头,就都浑身汗如雨下了。

还好有一个老年罪犯在采石场来回走动着,他背着一个大桶,碰到有需要的人,就会送上一杯清水。虽然杯子只有一个,不过显然解渴才是重点,没人去在乎那个杯子到底有多少人用过。

叶陌现在可没有了不会饥渴疲累的好处,不得不也找那个老人家讨了几次水喝。

说起来跟他锁在一起的那个朝鲜人,刚开始劳动的时候还经常故意扯动脚上的铁链,想要绊倒叶陌看他笑话。但是中国传统武术最重视的就是腰马合一,下盘稳固,他不仅没能如愿,甚至有几次反而扯的自己失去了平衡差点摔倒,慢慢的他就不敢随意挑衅了。

而随着剧烈劳动,大家体力渐渐消耗,那个朝鲜人就更懒得找叶陌麻烦了。

黑人拳手特伯是个安分不住的人,在一次不小心被反弹的锤子震疼了手掌之后,他恨恨的丢下了锤子,口中高声抱怨:“该死,我不能干这个活。”之后他更是对着狱警骂骂咧咧,表示这是那些犯人的活,而他是格斗士。

其实做着这样的体力活大家火气都很大,黑人的喋喋不休引起了刚好与他面对面的博伊卡不满,瞪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没想到这一眼刚好就被伯特看到了,刚开始博伊卡懒得理会伯特,不过黑人把矛头指向了他,不断挑衅,两人就此冲突起来。

不过最终被狱警制止,两人才没有当场打起来。

叶陌在一边看着热闹,他可没有插手其中的兴趣,反倒对这对“好基友”的初次“孽缘”表示很有趣。

突然,黑人伯特发现了让他震惊的事实,他看到在采石场的边缘坡地上,有一个小小的凉棚,而那个哥伦比亚人,竟然坐在凉亭下的躺椅上看着书!

黑人马上提醒了拳手们,一时间所有的拳手都被凉亭吸引了注意力,这个仇恨吸引的好……

……

一天的劳动结束,格斗士们又在卡车的押送下回到了戈尔工监狱。

下车的时候,每个拳手都已经筋疲力尽,浑身酸痛不已,就算是叶陌,也只是比旁人好上一些而已。

监狱管理者库斯此时正在牢房的门口等着他们,手上拿着一瓶啤酒喝着。

“希望你们第一天过的愉快,就像我保证的那样,如果你们想为明天的第一轮比赛训练的话,你们有一小时时间。”库斯说道,语气里充满了恶意。

这时候的拳手们个个累的不行,也知道这里是库斯的地盘,他们拿库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于是一个个都懒得理会库斯,径直往自己的牢房走去。

虽然都疲累的不行,但是为了明天的比赛时有个好状态,还是有些拳手决定不浪费每天一小时的训练时间,这其中就包括了博伊卡和伯特。

他们就在狱警的监视和计时之下,来到位于拳台上层的小小训练间,坚持锻炼了起来。

不过叶陌就不奉陪了,他的锻炼并不需要器械,每天按部就班的练习咏春拳就可以了。

而此时的荃涅斯,正在他那宽敞的牢房里,忧郁的自言自语着。他的这个“房间”虽然称不上豪华,但是还是有一些简单的装饰,看起来至少可以算是宽敞舒适。

库斯在狱警开门之后走了进来,比赛终于要开始了,他也来看一下自己旗下的选手状态如何。

“这是给你的。”他给荃涅斯送来一个薄铁盒子。“你感觉怎么样?”

“我很好,但我吃完巧克力之后会感觉更好。”荃涅斯摇晃着铁盒说道。

等库斯走了之后,荃涅斯打开了铁盒子,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一个针筒和两小瓶的药品。

……

时间到了晚上,拳手们各自调整着状态,叶陌练习着咏春拳,博伊卡拿着十字架祈祷着,荃涅斯在拳台上痛打着陪练,熟悉着环境……

明天,就是国际监狱格斗大赛的第一天比赛了,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第一天就会不得不退出比赛呢。

长春牛皮癣专治医院
桂林市第二人民医院
南宁治白癜风的好医院
洛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邯郸治疗盆腔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