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当前位置:

关于鸟吃什么的对话

2019/08/22 来源:菏泽信息港

导读

核心提示:在《厦门日报》上读到这样一则本市新闻:同安的油菜花到了采摘季节,几乎每天都上演着群鸟到油菜地中集体觅食的情景。在《厦门日报》上

核心提示:在《厦门日报》上读到这样一则本市新闻:同安的油菜花到了采摘季节,几乎每天都上演着群鸟到油菜地中集体觅食的情景。

在《厦门日报》上读到这样一则本市新闻:同安的油菜花到了采摘季节,几乎每天都上演着群鸟到油菜地中集体觅食的情景。农夫们穷尽了驱鸟的手段,稻草人、放鞭炮、人工驱赶,但收效甚微。想在油菜 喷农药,一是担心农产品的农残,二是担心毒杀贪食的鸟儿。在采访中,有农户表示,一些油菜地的收获量约有三成成了鸟食。于是,记者通过报纸救助公众有何驱鸟良方,并公布了热线电话。

我打进了热线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语音圆润的男孩,我想象,电话那端可能是一位阳光男孩。

我觉得首先这是件好事,野生的鸟儿多了,说明厦门市的生态环境好;其次,农户对于贪吃的鸟儿只是驱赶而不是趁机罗网,说明厦门市民的爱鸟之心。

我同意这种说法。 线那头说, 你有什么驱鸟的良方呢?

我没有驱鸟的良方,我只是想说说从你们这篇报道中暴露出来的一些社会问题。

社会问题? 阳光男孩似乎没想到鸟儿觅食与社会问题能扯上半毛钱的关系。

是的,在国外,政府在开展绿化的时候,在公园、山上、荒地,都非常注意树种的搭配。考虑的问题不仅是美观、空气净化,还有生态平衡。比如,应该按比例栽一些虫子爱吃的阔叶树,昆虫是生态平衡的重要一环,如果城市绿化选择的都是一些树叶硬得连虫都咬不动的树种,蝴蝶到哪里产卵,幼虫何以为食,鸟儿即使早起也找不到虫吃,生态链就断裂了。

似乎有些道理。 线那头说, 请问你是生物老师么?

我不是。据生物学家研究,大部分小型鸟类的食物,更多的是植物的果实或种子。所以,在选择绿化树种时,我们一定要注意搭配一定比例的生产浆果的植物品种,给野生的鸟儿提供食物。另外,还要种一些适合鸟儿筑巢的大树。一般而言,鸟类在食物充足的时候,是不会轻易冒着被捕杀的危险到农户的 与人争食的,鸟儿聚群到农 抢食,只有一种结论,就是野地的食物不足以支撑它们的生存所需。

我有些明白了。相对之下,我们人类反而很浪费食物,想想,我们每天倒掉的剩饭,可以让多少鸟类吃饱。 线那边似乎逐渐明白,并进入对话情境。

是的,城市的食品废弃物,是一个封闭的收集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厨余食品被送往养猪场或放在垃圾袋中送往垃圾填埋场,鸟类是没有办法从中分一杯羹的。有新闻报道一些聪明的乌鸦会在垃圾箱附近觅食,但现在大部分的野生鸟类,为了不被下汤锅,还是会与人类保持一定距离的,只能在野外觅食,北方的冬天,是鸟类难熬的季节。

那怎么办?

中国传统农耕文明是非常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的。在北方,有这样一种民俗,家中有枣树或柿子树,收获时,总会在末梢留一两串果实,那就是给冬天里饥饿的鸟儿留的。我曾经路过陕西汉中,实地见过这情景。冬天中,白茫茫的大地树梢那一串串的红,就是一抹人性的亮丽。

原来是这样子的,我是南方人,作为留守儿童在农村长大。农忙季节经常和爷爷奶奶下地。爷爷割稻子时,总有意无意留下一些稻穗,奶奶说这是风俗,祖辈传下的规矩,原来是留给鸟儿吃的。

不完全如此。在收获过的稻 总有一些鸟儿在觅食,这是对的。但非常节俭的农民对收获如此粗心,是有另外一些原因的。每个村庄都有穷人,地主或大户人家在收获时,故意留下一些剩余,其实是资助穷人的同时保留他们的尊严。在农村,在收获季节不告而取就是小偷,一旦被发现,在村里是永远抬不起头的。但在收获过的田地中,你却可以大模大样地去翻地,不会被视为盗窃,而是一种捡漏。所以,以前村里在评价地主时,一般会说,这个地主太坏了,他家收割过的地,连老鼠都懒得光顾,意思就是这个地主缺乏同情心,颗粒归己仓,不愿意 穷人。

我明白了。请问老师您是民俗专家吗?我实在有些好奇。

不是。回过头来我们再聊聊那块油菜地吧。那些农民很困扰,是吗?

是啊,收获果实被鸟儿吃了,毕竟心疼,但总不能要求政府买单吧?

你错了,他们可以要求政府买单的。我注意到记者的报道中,说前来聚餐的除了麻雀,还有一种不知名的黑色大鸟?

是的,据观鸟协会的会员说,这可能是一种比较珍贵的鸟,可能是保护鸟类。

那就对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14条规定: 因保护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造成农作物或其它损失的,由当地政府给予经济补偿,补偿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另行规定。 损失农户是可以要求地方政府为农作物减产买单的。

法律真有这个规定?

如假包换,这是一部1988年颁布的法律,直到今天仍然有效。农户可以向地方政府要求因农作物损失的经济补偿,如果地方政府不同意补偿,农户还可以提起行政诉讼,起诉政府的不作为。

这倒是个好方法,这样农户的损失就有保障了。

还有一个办法是发动一些爱心市民捐款,我看到报道说损失严重的农户减产约三成,四十多亩地损失也就几万元,可以发动市民为鸟食爱心捐款,补贴农户损失。农户不用费心赶鸟,鸟儿也可以安心地吃到饱,甚至可以呼朋唤友前来聚餐。

你这个想法真有趣,请问你是宗教界人士吗?

不是。关注鸟类的生存并不是出于怜悯,而是关注人类命运自身。国外有一种协会叫 自然荒芜协会 ,他们募捐到一些钱,将一些农业价值较低而生态意义重大的地块从农户手中租赁下来,然后什么也不做,任其荒芜,回归自然。我觉得,如果鸟儿喜欢吃这种油菜籽,环保社团或爱鸟协会也可以在偏僻地带租一些农地,请当地农民按季节播下油菜籽,让其自然生长,不施化肥不打药,也不去收获,让其成为鸟类的公共食堂。到时,群鸟觅食的情景甚至可以成为厦门一景。不仅帮助了鸟类,到时所带来的观鸟经济效应,也远大于投入。

很好的设想。能请问您的名字和职业么?

黄鸣鹤,市民黄鸣鹤。

包皮
崇左性病医院哪好
安庆癫痫病好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