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当前位置:

龙迹 第九十六章 此乃投名状

2020/05/22 来源:菏泽信息港

导读

龙迹 第九十六章 此乃投名状郭永笑而不语,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随即,直接开启了桑土宰血,反正越五阶对敌,郭永早晚要开启血脉,倒也沒

龙迹 第九十六章 此乃投名状

郭永笑而不语,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随即,直接开启了桑土宰血,反正越五阶对敌,郭永早晚要开启血脉,倒也沒有在拖拉,

顿时,一股强大的压制之力四散而去,那些离得很近的弟子就如同背负千斤重物,直接被压趴在地上,至于那些较远的弟子则是宛如见到怪物一般的拼命后撤,想要逃出郭永的压制范围,逃离那种压抑的快要窒息的感觉,

空中漫天飞雪,因为血脉的压制之力和那股无形的气浪,有的逆天而上,有的则是飘向了别处,而更多的则是直接气化,就此消失,地上厚厚的积雪则是随着血脉之力四散而开,最终形成了一个方圆百米的圆形无雪之地,

或许是因为害怕,这一刻大刀男握刀的手已经隐隐开始颤抖,心中暗骂自己为什么要跑到东胜來争夺什么血龙碑,乖乖的在大漠之中抢劫來往过客不是很好么,

而张长老等数位长老也脸色大变,极为难看,张长老若有深意的在李甜甜与郭永之间來回看了看,见到后者那种激动中夹在情愫的眼神,张长老似是明白了什么,似是想到了什么歹毒的计谋,眼眸之中闪过一道厉色,

“桑土宰血,八禁之力,你居然真的是郭永,”大刀男忍受不住心中的恐惧,往后退着脚步,眼神却时刻防备着郭永,

郭永挑眉,叹息道:“方才你不是很自信么,不是说我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我却要闯么,怎么现在怕了,”

“郭永,你我是真的无冤无仇,我初到东胜,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沒做过,”大刀男嘴角忍不住的哆嗦,心中太过恐惧,直觉穿上多厚实的衣服都浑身发冷,平伸着左手,不断的摆着手,祈求郭永不要靠近,“你别过來,只要你放过我,我立马打道回府,元气宗的事再也不过问了,”

郭永闻言冷笑道:“若我不是郭永,若我沒有桑土宰血八禁之力,你会放过我么,方才你已然动了杀心,就不要怪我无情,”

身随话起,郭永话音刚落,身体已经如猎豹一般崩发出十余米,将大刀男刚刚拉开的那么一点距离瞬间穿越,

随即一声龙啸之声响彻天地,郭永直接爆发出最猛烈的耀天决,

郭永一动,大刀男便惊出一声冷汗,不过面对死亡,面对攻击,人都会本能的做出反应,大刀男想也不想便挥刀反斩了回來,

铛,,

一声金属交击声响彻天地,振聋发聩,

随即,便见郭永用元气幻化出來的金色举手硬生生握住了对方的大刀,那大刀男拼尽全力,不断向下压着刀身,郭永却半举着手,纹丝未动,

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郭永目光一声,手臂微转,那二指厚的大刀便应声而断,之后,郭永的元气大手直接以拈花指法将断刃弹了出去,直指看的入神的李甜甜,

其实不光李甜甜看的入神,其他所有人都几近入神,他们都想看看传说中的逆天血脉到底是什么样子,想知道近來声名鹊起的郭永到底有多厉害,

却不曾想郭永突然将断刃击向了别处,众人好奇的目光跟了过去,而李甜甜则是瞬间又激动变成了悸动,瞪大了眼睛甚至都忘记了移动躲闪,心中自问道:他为什么要杀我,纵使是要杀我也应该给我一个理由啊,

李甜甜还未想到太多,那断刃直接插着他的脸颊而过,割断了一缕青丝,随即便是噗的一声,一股暖流溅在了李甜甜的脸上,

或许是被这断刃吓傻了,李甜甜动作缓慢的摸向脸上暖流,还未來得及拿到眼前观看,耳畔便传來一声杀猪一般的哀嚎之声,

这一声哀嚎比那断刃更有吸引了,直接吸引來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大刀男都好奇的看了一眼,

只见此时张长老抱着自己的手臂不断的鬼哭狼嚎,这手臂自手肘处被整齐的切断,鲜血刺目,流个不停,而在地上,正有一直断手还在微微颤抖,这断手之中握着一把短剑,闪烁着寒光,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了然了,

而李甜甜这才知道方才郭永救了她一名,如若不然此时血流不止的恐怕就是她了,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地上的断手短刀,李甜甜皱着眉头毫无淑女形象的踩了两脚,而后气鼓鼓的瞪了张长老片刻,便捡起地上那把剑杀了过去,

而另一边,郭永逼得大刀男连连败退,拈花指法将那把厚重的残刀弹得豁牙裂齿,支离破碎,到了最后,大刀男手中也就只剩下了一柄刀把,刀身全无,

“你不要过來,不要过來,”大刀男退无可退,身后便是演武场的边缘,也是万丈深渊,双手握着刀把,无力的警告着郭永,

“人的一生,选择很重要,既然选错了,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郭永停在对方两米开外,否手而立,淡淡的说道:“跳下去,或许还有一条生路,若让我出手,打死了依旧会丢下去,”

大刀男回身看了看只能看到一片云海的万丈深渊,双腿便忍不住打哆嗦,艰难的吞了口口水,大刀男哀求的盯着郭永,说道:“我真的什么坏事也沒做,但求你放过我,我愿意为奴为仆,服饰在你的左右,”

“为奴为仆,”郭永低眉沉思了片刻,心道:我早晚都要去大陆深处,这家伙对西边的大沙漠甚是了解,留下他或许还有点用处,

见郭永似有松口之意,那大刀男连忙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作揖,口中道:“主人,你就收下小的吧,收下小的吧......”

“收下你也可以,不过我却要考验你的忠心,”郭永对大刀男招了招手,说道:“你过來,”

死里逃生,那大刀男哪还敢反抗,连忙屁颠屁颠跑了过去,点头哈腰道:“主人,你要如何考研,小的绝对忠心耿耿,”

如此贪生怕死之辈,若说忠心耿耿,郭永信他才怪,不过现在有免费苦力,不用白不用,郭永指着那一边正和李甜甜酣战的张长老道:“你去将这老家伙给我杀了,这算是你的投名状,”

“是,主人,”如今性命攸关,大刀男再也不去想和张长老之间的约定,想也不想便点头答应,所谓大难领头各自飞,只有永远的利益,沒有永远的朋友,这种千古定律,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话语落罢,大刀男重新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一件武器,便向着张长老而去,

见大刀男匆忙而來,张长老本以为是來助他一臂之力的,顿时转守为攻,向着李甜甜而去,岂料,前者乃是背信弃义之辈,在张长老身后一刀便捅了进去,随后,根本不去理睬张长老不接和不甘的眼神,拔出长刀,刀光闪过,直接割下了张长老的头颅提到了郭永面前,

“主人,那老贼的项上人头已被我取來,”大刀男恭敬的奉上人头,尝试下的问道:“如此,应该可以表明我的忠心了吧,”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一颗人头只能算是你的投名状而已,”郭永并非好糊弄之人,他走上前去,将人头扔进了万丈深渊,随即用身体挡住众人的目光,手指一撮便腾出一枚小小的红色火焰,

“无根业火,”大刀男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诧异的问道,

“不错,”郭永沒有去否认,将这无根业火递到了大刀男面前,轻声道:“这一点无根业火能量已被我用元气包裹,你服下它,算是对于的一点制约,若是有朝一日,我觉得你可以信服了,自会将它取出,”

大刀男狐疑的看了看郭永,深深的记住了这个少年的面孔,虽然总之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却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狠角色,不过他也知道,郭永若是真想杀他,根本不用这么麻烦,便一咬牙将这么夹在有无根业火的元气吞了下去,心中却有些发苦,自嘲道:看來以后要彻底沦为奴隶了,否则永无翻身之日,

不过从另一面他也觉得自己并不亏,无根业火代表着业火怒血,而郭永身上还有这桑土宰血,能同时拥有两种逆天血脉,便只有一个可能,那边是血龙碑掌控者,能追随在一个龙碑掌控者左右,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

“你叫什么名字,”既然已经决定了收对方最仆人,郭永也要了解了解对方,最起码的名字是一定要知道的,

“回主人的话,小的叫陈火,三十七岁,本是西边赤焰沙漠之中的强盗,只因抢劫了一批自东荒进入东胜的迅电盟的人,才得知东胜有血龙碑的消息,便想过來碰碰运气,谁知血龙碑早已被主人你所得到,主人定然是天眷之子,”虽然郭永只问了个名字,陈火倒是答的详细,末了还不忘拍一记马屁,

郭永苦笑,收了个马屁精不知道是好是坏,不过心中倒也惊讶,赤焰沙漠的这帮劫匪实在是胆大妄为,居然连迅电盟的人都敢抢劫,

沒有去深究,当务之急还是先处理好东胜的事才是正途,郭永随口道:“以后我便叫你阿火了,你只要以后表现的好少不了你的好处,”

心脑血管疾病的高发人群
长治癫痫病医院地址
有补肾壮阳的药吗
肇庆治疗白癫风医院
营口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宿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宁夏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安徽好的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