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当前位置:

看点复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菏泽信息港

导读

一  “叭!”一声枪响,新郎伍四一倒在血泊中。  “谁敢不听话,他就是你们的榜样。我们只不过是想和新娘子玩玩罢了,又不要她人,这有什么大惊小

一  “叭!”一声枪响,新郎伍四一倒在血泊中。  “谁敢不听话,他就是你们的榜样。我们只不过是想和新娘子玩玩罢了,又不要她人,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说话的人凶神恶煞阴阳怪气,这个人就是无恶不作的中央军洋嘎庄大队大队长王觉坤。方圆四十平方公里范围内,他一手遮天,老百姓对他是恨之入骨。他三十四五岁还没有老婆,在他掌控的范围内,别人的新娘就是他的新娘,让新郎在洞房之前就戴上绿帽子,谁敢反抗子弹说话。  王觉坤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他从小就会见风使舵,风吹两面倒,有老人预测他将来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他的父亲就是因为不屈于国民党的奸淫掳掠而被他的前任队长杀害,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他也许曾经有过这种想法。然而,一个与国民党有杀父之仇的人,却义无反顾地倒进了国民党的怀抱。他好逸恶劳好吃怕做,谁扔一根骨头给他,谁就是他的主人。助纣为虐,母亲忍受不了他血迹斑斑的劣迹悬梁而去。  伍家含冤哭声震天,新娘被王觉坤糟蹋后,也没脸见人,欲九泉之下陪伍四一,多亏众人相救,还是疯了。伍四一是王觉坤杀死的第十二个阻碍他糟蹋新娘的人,他有枪有军队,弱势的百姓谁也不敢碰他一根汗毛。  老百姓天天盼,盼王觉坤走路摔死、吃饭咽死,死得越快越好。盼来盼去他就是不死,反而变本加厉地遭殃。  “一、二、三……”闲着没事王觉坤又在数大洋,数抢来的大洋他心中痛快。一边数一边又想着中午吃什么,想吃什么,那是一句话的事,没有就想去抢。“小刘。”他叫勤务兵。  勤务兵小刘进门站在王觉坤面前,他不敢说话,说得不好挨揍是家常便饭。  “去让老张给我做两碗扁食,老规矩纯肉。再弄个细雄鸡,端午前后的细雄鸡再鲜不过。”王觉坤真会吃,当下细雄鸡嫩鲜,一旦破声骨头变硬,用他的话说如同嚼的干稻草一般。  小刘去了一会儿又回来报告:“老张说没有细雄鸡,附近的人家老母鸡早就被抢光了。”  怎么能说我们是抢,都是自家人应该是用捉字。抢这个字是败坏他王觉坤和部队的名声,这个口条不分明的老家伙找死。“去给我……”他恼羞成怒地吐了三个字就刹车了。  小刘呆呆地等着下文,刹车半天了也不见反应。  王觉坤本想让小刘去找老张,他要收拾这个老家伙。再一想这个老家伙,再怎么不好也是自己的亲娘舅,他是长辈多少也给他留点面子。“你去通知连长张麻子,让他带几个人,骑马到别处去找细雄鸡,多弄些。”他又改口说。  在李家窑有户姓李的人家,今天女儿结婚,根据先生对男女双方的生辰日月的测算,今天是一年中的黄道吉日,过了今天又要等一年。李家已经领教过王觉坤的厉害,伍四一就是这姑娘的亲表兄,那天全家人耳闻目睹了惨烈的全过程,至今心有余悸。李家不敢明目张胆地办婚事,一张扬王觉坤就能嗅到味道灾难就会降临,今天他家风平浪静和往常一样。  树欲静而风不止,李家的灾难正在悄悄地降临。  张麻子是王觉坤的心腹老铁,哪里有王觉坤,哪里就有张麻子奴颜媚骨的影子,王觉坤让他吃屎不带尿。他正带着几个人骑着马去抢细雄鸡,他们没有穿军装,枪掩在腰间人也看不到。这些禽兽离开军营就开始作恶,他们一边抢百姓的财物一边奸淫女人,孩子他们也不放过。细雄鸡有了,大公鸡老母鸡都有了,人也舒服了,他们准备撤退。张麻子刚抢了银头叉,不是很精致也蛮漂亮的,这个头叉也是送给情人不错的礼物。“兄弟们,你们先回去,我将个送给她就回。”张麻子神气活现趾高气扬地举着头钗对小兵们说,小兵们一扬马鞭都滚回去了。他的情人就在河庄,河庄是通向李家窑的必经之路。  到了河庄,张麻子发现前面有几个人,其中两人挑着担子。再近一看,两个挑担人的扁担两头挂着红头绳。张麻子一看就明白了,这是人家有喜事,不明白为什么红纸变成红头绳。张麻子虽是外地人,对本地的习俗风气确实了如指掌,他下马上前。“麻烦各位,我讨两块喜糖,吃了喜糖腰不疼。”过去在路上讨要喜糖喜烟很正常,大家沾点喜气图的也是吉利。一个男人二话不说掏出两块糖给他。张麻子又说:“你们这是定亲的还是结婚,是结婚的,我一个外地人两块银大洋也去讨杯喜酒沾点喜气。”谁家结婚能有两块银元的大人情,地主家也不可能。张麻子花言巧语张嘴就来,说得人家心里热乎乎,要知道穷苦人家要挣两块大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发喜糖的人仔细打量着张麻子,这个外地人表面看上去,有点凶却很随和,他们怕的是遇到洋嘎庆大队中央军,遇到他们天就会塌下来。为了逃避中央军的眼目,特意将扁担上的红纸换成红头绳,不披红不吉利。那人问张麻子:“你是干什么的?”  张麻子信口雌黄:“我是买卖人,四海为家,今天要去你们这儿的牛老板家与他谈绸缎的生意。”  原来是生意人,只要不是王觉坤的人,实言相告不会有事,心中的警惕抛开一旁。于是那人说:“今天李家窑的那个李福生家,今天招女婿,我们这是过大礼的,大礼到了,老李家才愿意发轿去迎接女婿。”  “恭喜老李家,贺喜老李家。想不到我一个外地人在贵宝地还能沾上喜气,好兆头啊好兆头,这预示着今天的生意准成。”张麻子的话非常圆润,说的比唱的还动听。“君子一言,我说了出两块大洋贺喜就出两块,酒是没时间去喝。”说着真掏出两块银元交给那人,请那人转交老李家。  好人,真是好人,几个人望着张麻子背影心中感慨。张麻子在马上冷笑,这大洋你们是焐不热的。  细雄鸡的味道的确不错,王觉坤很满意。他吃饭很讲究,吃扁食要像酒楼的小馄饨一样,一口一个,大的一个两口,下一口就没有原始味道,吃了不爽。他先喝着酒吃着细雄鸡,稍会儿老张又端着扁食送来。老张是他的亲娘舅,以前是饭店的大厨,时代运动饭店倒闭,他成了王觉坤的专用御厨。王觉坤一看这扁食太大,一个可以分三个。一抬手,一碗扁食全部掀在老张的脸上,好在碗中没汤,要不然老张会破相。老张大气不敢喘,他的心中早已没有这个外甥,这是个畜牲。“下次再这样,管你什么舅舅不舅舅的,我砍掉你的手。”王觉坤大吼。  “大哥,大哥别发火,我有振奋你心的特大消息。”王觉坤的话音刚落张麻子进来,他边走边激动地说。  “什么好消息?”  “今天你大福了,李家窑的李福生今天招女婿,今晚你又是新郎官。”  “真的?”  “假的你砍我的脑袋瓜子。”  这真是大快我心的好消息,王觉坤两眼放射绿光。收拾残局的老张听两人肮脏的对话心中作呕,雷神该早点劈死他们才好省得祸害百姓。  “好,”王觉坤兴奋地拍着桌子,“来,我们先喝酒。”又一脚踢在老张的屁股上,“还不快点去拿筷子,还有酒杯,蠢猪。”  李家女儿李慧芬年方十八,貌若天仙可能言过其实,总之在当地是一等一的绝色美人。当晚新郎进门了,李家人高兴王觉坤没来捣乱,李慧芬正准备和新郎拜天地拜高堂。不料一群不速之客举着枪冲了进来,谁?正是王觉坤。李福生夫妻的汗毛吓得都竖起来,该死的瘟神还是来了。  “王……王……王王…”李福生六神无主话也不知道怎么说,说什么好。  王觉坤上前一把抄住新郎的腰:“到外面去,让我来。”昏暗的灯光下,新郎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王觉坤扔出门外,门外的一群匪兵随即将新郎扣住。  李福生夫妻倒地叩头求王觉坤放过女儿,女儿是他们的命根子。王觉坤他不管求不求,抱着新娘就要进洞房。新娘李慧芬虽然没见过大世面却是临危不乱,她明白弄不好又同样是表兄伍四一的下场。爱女受侮父母拚命也要保护,李福生操起板凳就要砸。自己的老婆受侮,新郎官只能干着急,他被人家押着动弹不得。李福生的板凳狠狠地砸在王觉坤的背上,砸得王觉坤打了个趔趄,新娘差点倒地。找死,王觉坤火冒三丈眼珠都快爆裂。看到大哥受欺负,张麻子挺身而出,冲进屋凌空侧踹就将李福生踹翻在地,八仙桌也倒了,地上一片狼藉。  “快快快快,将这不知好歹的东西拉出去毙了。”王觉坤放下新娘用手摸着后背,皱着眉头下令。  张麻子用脚踩着李福生说:“你家收了我两块大洋可惜没命用,大洋还得归我。”  弱肉强食,李家无奈成了他人宰杀的羔羊。慧芬妈呼天喊地哭着,诅咒他们不得好死。张麻子抓住李福生的衣领将他拎起来扛在肩上,只要出了门李福生必死无疑。  “慢。”慧芬拿下顶在头上的红头盖大喝一声,这声音像炸雷一样铿锵有力,王觉坤都吓了一跳。  就这一声王觉坤从惊吓中看清了慧芬的脸,这张脸太美太漂亮。什么倾国倾城,沉鱼落雁,羞花闭月这些比喻美女的溢美之词他不会用,没读过书,听了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他咽了口水,想不到自己的眼皮底下还有如此漂亮的仙女,以前玩过的女人抵不过她的冰山一角。  “放了我爸,你不就是要我的身子嘛,我给你身子就是。”慧芬无奈,自己被糟蹋不算,父亲的命又丢了这样得不偿失。古人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命在比什么都好。有时候不是办法的办法,也是绝处逢生的好方法,置死地而后生。  “我知道你没有女人,你放了我爸饶了新郎我就是你的女人,我愿意去为你当牛作马。”慧芬又说。  这还差不多,王觉坤乐了。  “闺女不行,他是禽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李福生反对女儿保护家人牺牲自己。  第三天,洋嘎庄中央军大营里面很热闹,又杀猪又宰羊,又挂灯笼又挂彩旗,热烈庆贺王觉坤结婚。地方行政领导,其他驻防部队的狐朋狗友,只要是王觉坤发了请帖的都来了。  有了女人就得有个新家,王觉坤在营房外不远的地方盖了个四合院,宽大明亮。再整个小花园,弄个小鱼池,甚是雅致。别人看着慧芬风光无限,穿金戴银锦衣玉食物无愁无虑。有人骂她娶了媳妇忘了娘,也有人骂她是窑子里的货,骂她的人并不了解慧芬的真实情况。王觉坤只是将她视为性奴,在他的字典里只有女人,没有爱情没有幸福,慧芬逆来顺受苦不堪言。  一天,李慧芬看到小刘闷闷不乐便问道:“怎么了?”  小刘郁闷地说:“我倒水慢了一点就挨他打了,你看我的脸还肿着,你家的那位真不是东西。”  慧芬一笑:“我是迫不得已将身子给他,不然我的父亲就步我表兄的后尘。说句实在话,我也恨不得杀了他,可目前我没这个能力,他是我永远的仇人。”  两个同病相怜的年轻人无话不谈,慧芬又说:“我知道你也是穷人家的孩子,穷人家的人帮着姓王的祸害穷人天理难容。”  “我们也是被逼的,哪有穷人欺负穷人的道理,如你所说天理难容。”小刘也是无奈,投错了胎后悔也没用。  “听说新四军好,只要有机会我去当新四军,当了新四军我就杀了王觉坤为乡亲们报仇。”  小刘感觉好笑,哪有女孩当兵的。他噗嗤一声:“做梦吧你,哪有女的当兵。”  慧芬瞪了他一眼:“门缝里瞧人,花木兰、平阳公主、梁红玉这些巾帼英雄哪个不是女的。”  小刘憨厚一笑:“算你厉害。”  除夕到了,不少遭到王觉坤祸害的老人家,一早就拿菜刀愤怒地砍在地上诅咒骂他。据说除夕用刀砍地是毒的誓,人们都希望这个诅咒能灵验。砍一下骂一声,砍一下诅咒一声,希望他碎尸万段。  百姓过年家中不见荤腥,稀粥掏咸菜能混个饱就很幸福了。中央军洋嘎庄大队就不一样,早餐就是白花花的大馒头,肉馅;中午和晚上都是大鱼大肉非常丰盛。大年三十是团圆节不能冷落了如花似玉的新媳妇,咱得好好陪陪。这一天不只是团圆节也是鬼节,大家都要缅怀亲人祭奠亲人,为亲人烧点压岁钱,尽管王觉坤人神共愤,但他也没忘记祖宗。隔日他就吩咐李慧芬,明天包点扁食烧经。  李慧芬次单独擀面皮包扁食,人次做没有做过的事肯定干不好。她笨手笨脚好不容易擀好面皮,下刀时面皮切大了,面皮大了自然扁食就大了。这与王觉坤的要求差距甚远,他要的是一口一个。  任何人遇上王觉坤,你就得小心小心再小心,谨慎谨慎又谨慎,稍不留神他六亲不认。酒菜准备妥当,扁食也上桌开始治仙。王觉坤嘴邀了张麻子几个人打长牌赌钱,李慧芬喊了一声让王觉坤点纸。据传说,只有男人烧纸老祖宗们才能拿到钱,女人烧纸老祖宗是得不到钱的。纸钱还没烧,王觉坤一看那扁食鼻子就气歪了,不符合他的美食标准。二话不说夹起李慧芬就往外跑,李慧芬不敢反抗,张麻子他们几个在后面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家有新挖的鱼池,王觉坤一甩手直接将李慧芬扔进鱼池。大过年人家都图个吉利,他不管吉不吉利,违背要求必惩。慧芬会水,再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小刘将李慧芬被扔进鱼池的消息告诉老张,老张摇摇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个坡着人皮的外甥太了解不过,他干不了人事。看着慧芬受委屈,小刘的心里也很难过,他又想起慧芬曾经说过,只要有机会就去当新四军的话。他悄悄地问老张:“你知道新四军吗?” 共 1219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会发作的病因会有哪些
标签

上一页:小溪12

下一页:劝一个被批评的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