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

当前位置:

阿信跨界装置艺术自诩实习生大呼我很害怕

2019/10/13 来源:菏泽信息港

导读

阿信跨界装置艺术 自诩实习生大呼“我很害怕”今日起到7月12日,五月天主唱阿信携手公仔雕塑艺术家不二良、潮流艺术家KEA,以青春隽永为主

  阿信跨界装置艺术 自诩实习生大呼“我很害怕”

  今日起到7月12日,五月天主唱阿信携手公仔雕塑艺术家不二良、潮流艺术家KEA,以青春隽永为主题创作的艺术展 纯真年代 在上海当代艺术馆正式向公众开放。阿信昨日以新媒体艺术家的身份和他的艺术家好友们出现在媒体面前。虽然是学设计出身,但次办展览,他显得没那么自信。对这次展览,阿信既期待又心虚,他表示自己会以一个实习生的心态,接受参观者的检阅。 阿信: 扭蛋机 灵感来自童年 纯真年代 ,顾名思义就是用不同风格的作品,实现童年的理想、梦想和幻想。阿信原本是学设计出身,他自言那时成绩很差,一心只想玩音乐,所以并没有像自己的同学不二良一样在艺术领域发展。但他仍然在舞台上学以致用,将声、光和装置相结合,呈现出新视觉艺术。 阿信此次有五件大型装置作品展出,其中他的就是 Last One 一个重达200公斤的扭蛋机内装满白色扭蛋,里面却有一颗与其他不同的蓝色球。阿信说,这是他喜欢的作品,灵感来自于童年记忆: 我小时候常玩扭蛋机,里面有很多礼物,但是只有一件是我喜欢的。我总是满心期待,想要转出那想要收藏的玩具。如同现在的这件装置艺术,里面只有的地球,因为地球是我们、弥足珍贵的宝藏,也将我对未来的渴望无限放大。 阿信透露,在创作中他面临的困难就是时间。因为创作的同时还要举行演唱会,他和二位朋友都要半夜才能见面。随着展览一天天临近,他心情从期待变成紧张: 说实话我不是个合乎标准的艺术家,所以我害怕、心虚,但不是玩票,因为观众都是花钱进场的,咬牙也要把他做好,所以请参观者给我这个实习生打分。 不二良:穿着拖鞋来见我 纯真年代 另一个意思是对童年流逝的缅怀,驻足聆听体内的赤子之心。问不二良:阿信成名后的变化是什么?不二良说: 我和阿信高中在同一个学校学习美术,阿信是从很远的地方考来,坐在一排。他能说话的人就是我。放学后他突然问我 要不要去音乐社团 ?到了社团之后他从沉默寡言变得生龙活虎,让我再没出现在这个社团,因为这个社团实在太疯狂了。也是从那时起我知道他热爱音乐。因为这个设计,很久没见的我们约定见面讨论,当他穿着拖鞋,坐着公交就过来的时候,我很吃惊。你是,怎么能让平民看到脚趾?他说 这么活我会不舒服 。他很少麻烦助理,昨天还亲自帮女友买便当,如同他《重要的小事》所唱的一样,他几乎和读书时没任何变化。 在被问到相同的问题时,阿信回答说,现在的他纯真: 人性其实是本恶的,比如早上起床,闹钟响当没听到,我有不好的本性。人生从一开始的单细胞进化到现代,就是想脱离这种兽性,达到与宇宙共鸣的纯真。这种本善是受到朋友的影响 五月天那四个除外。他们平常自己有很多事情,但是一旦涉及艺术,就会全心投入,这让我反思自己,也愿意在这个过程中补完之前在学校没有修完的学分。

主食
瘦身
怀孕期
标签

友情链接